--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2009

09.19

[APH][米英]recorder(祝SAGI生日快乐乐乐乐乐乐乐乐——XDDD)

*关于这个其实我有很多想表达的但是没有全部表达出来恩……
不过题目是很久前就想好的恩。
*还是要再说一遍SAGI祝你生日快乐你的满可以借我摸一摸吗?!XDDDD←……………………


↓正文

[英国...如果我死掉的话....]
毫无预兆地,过去的声音像海浪席卷一般在脑海中响起了。

1.那是一个雨天,当亚瑟脱去胶鞋的时候耳边似乎都还残留着雨滴撞击泥泞路面的声音。进入屋子后他发现里边比室外更加闷热——大概是因为没有开窗的缘故。
小小的阿尔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跑到门口迎接他,于是亚瑟猜想他一定是在睡觉。亚瑟已经快忘记上次来看他是多久之前的事了,所以他打算给对方一个惊喜。他提着一盒红茶拧开了卧室的门把。
可当他打开门后心不禁一沉。阿尔他又长大了一点,不,用一点实在不足以表现那成长的幅度。就算他整个缩在被子里亚瑟也能清晰地分辨出那个轮廓。
“英国……吗?”
亚瑟惊恐地发现阿尔的声音不再像以前一样清脆悦耳,而是变得更低沉沙哑。他手里的那盒红茶掉落到地板上,铝盒和地板撞击发出哐啷声。
阿尔把头探出被子的边缘,亚瑟发现他看上去很没精神,脸也异常地红。当亚瑟凑近去抚摸他的头时发现烫得吓人。阿尔吸了吸鼻子,试图从床上挪下来但他失败了。他只好抓住在床边的亚瑟的手,亚瑟感到那只手也非常烫。过了好一会儿亚瑟才坐起来,他尽力把身体贴近亚瑟,伸出另一只手给了亚瑟一个轻轻的拥抱。
“头好疼哟……身体也没有力气,”这样说着,亚瑟却感到那只握紧的手的力度和从前根本有无减,他叹了口气,又揉了揉阿尔的头:“生病了吧?多休……”
“我会死吗?”年幼的阿尔深蓝色的眼睛里泛着些许泪光,亚瑟感到那只手的力量又加重了。
他像从前一样俯下身亲吻阿尔的额头。
“不……不会的。没事的。”但从嘴唇上传来的温度之高让亚瑟也不禁有些担忧,“有我照顾你……很快就会好起来,你是我最亲爱的弟弟,我会永远保护……”
“不需要!”阿尔仰起由于发烧而渗出薄薄汗液的头颅,“我想长大,不只是可以保护自己,还……”
话语到这里突然停止了。屋子里安静得只能听见窗外雨滴撞击窗玻璃的声音。
亚瑟的心隐隐作痛。他无法对这种被天真的阿尔强烈地吸引,却又由于对方言语之间无意表露出成长痕迹而产生的巨大失落感做任何抵抗。
“英国...如果我死掉的话...”阿尔幼小的脸上,洋溢着掺杂了那么一点恐惧和其他情感成分的怪异表情。
亚瑟再一次抱紧了他。他欣喜地发现了果然对方还只是个孩子,甚至对于死亡那么恐惧——他似乎对于之前阿尔那些看似成长了的行为都释然了。
“阿尔,别害怕了。有我在。我永远不会让你受到伤害……永远,只要我还在你身边……”
阿尔没有再说话。他紧紧抓着亚瑟的格子西装,将头靠在对方的肩膀上。雨依然没有停止,亚瑟感到此时怀中有些温暖得灼人,但他依旧不愿放开。



2.
不知为何在脑中重新记忆起的片段,像是被老旧的留声机播放的胶唱片一样带着使人感伤的杂音。树叶在大风中和雨滴互相碰撞发出和之前及其相似的声音,天气也像回忆中那天一样糟,而亚瑟也穿了双色的胶鞋。
这让他不禁再次感伤起之前无数次感伤过的那个理由,世界变得那么多那么快,唯有他没有改变。
他再次叹息着推开了阿尔家的房门,他想就算是过了那么多年,自己还是对那双天真的蓝眼睛怀念无比。
可惜虽然躺在床上的人是阿尔,却和从前不一样了。亚瑟坐到床前,看着阿尔把手伸过来握住他的手然后对他咧开嘴笑。
亚瑟不满地甩开了他的手,轻声嘟囔着“死掉最好。”
他感到背后传来病人特有的粗重呼吸声以及烫人的温度。
阿尔脸上带着一种让他莫名熟悉的怪异表情。
“如果我死了,你也得和我一起离开。”他用手轻轻地卡住亚瑟的脖子,语气里却没有半分玩笑的成分。
然后他拽住亚瑟的脖子粗暴地吻他,由于高热而干燥的嘴唇很快被溢出的唾液濡湿发出猥亵的摩擦声。
他从来都意识到了却不愿承认。
所有的东西都从未改变,只是他单独沉湎于过去,如同老旧的留声机不断重复同一首曲子。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未分類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Next |  Back

comments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