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2009

08.06

[APH][露普→独]匣子

其实这一篇是很旧的文了,原来的名字是《离我的世界毁灭还有……》不过仔细想了想还是这个名字比较符合。
*虐心
*普→独
*露极注意



开始咯?↓
-0-
1990年10月2日晚。

-1-
还有那么一会儿,没事干也闲着无聊。基尔伯特转动着手里的蘸水笔,却用力过猛把墨水甩到了脸上。他骂了声脏话,粗暴地用力抹去乎乎的污迹,从军装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
-2-
1990 10 2
本大爷今天也很帅。
……

-3-
写了这句之后他忽然发现实在接不上话。左手腕因为镣铐留下的伤痕一转动就微微发疼,可是他无法抑制自己想写些什么的念头。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无意义地用手指关节敲击着桌面试图让思维通畅。夜色越来越浓,自身体里传来的痛楚和兴奋感让他痛苦不堪。还有多久呢?

-4-
呀,我不知道该写什么好耶。突然很想喝冰啤酒……这样说来我好饿啊。
……很久没有见到west了。

-5-
他再次放下笔,莫名地开始在脑海内勾勒起来自己那亲爱的弟弟。战争结束之后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路维希,理所当然地,对方和自己一样伤痕累累。……好想再听他叫一次哥哥。
停止不了的火焰。呻吟和血。轰炸机发出的极响声音。
一切都在耳边轰鸣起来——该死的、战争的记忆。
他捂住耳朵。

-6-
west我很想很想很想你哦。哈哈哈今天我好啰嗦,但是如果你看到这个的话一定要煎香肠给我吃!我们这里很穷所以连饭都很难吃饱。否则有力气了我一定把那可恶的伊万给打个遍体鳞伤!啊,不过我的身体可是棒的很。

-7-
乱说谎话的惩罚就是引来一阵干咳。他拿手背抹了一下嘴旁,看到红色成片,深得引人发笑。墙壁上的时钟嗒嗒的响个不停,让他焦躁不已。他撇了下窗户,发现映出的那张脸苍白得可怕。
那一定不是我。
我曾经那么强大。
……曾经。
他勉强咧开嘴角笑了笑,玻璃上那双红色的眸子却还是暗淡的很。
基尔伯特下意识的摸向腰间,却只有空荡荡的枪套。他颓然坐下,抓起笔继续写。

-8-
其实离开你以后我过得还不错,真的,你用不着担心。我今天还剩下好多想说的事情,可是这张纸写不下吧?我真是厉害呢,日记的话几十个世纪可都没有漏掉一天哟。啊……写了那么多看来都是废话啊。

-9-
时间不曾停下,这使他开始莫名的惶恐。
还有一小时。

-10-
那么来说些不是废话的事情怎么样?west你记得小时候拉着我的手一起去野餐的情景吗,嘛,我那么帅气你一定不会忘记的。你当时被我灌醉了以后可是一直说胡话,超可爱。还黏在我身上不停的叫哥哥呢……我可是不会忘记的,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些丢脸的老事那就要帮我把我在这儿赊下的酒钱给全部还了吧,哈哈……啊,我忘记现在我们的流通的货币不一样了,真是可惜。

-11-
虽然他还认为自己好的很,但手腕已经开始颤抖起来。这让他书写的速度变得十分缓慢,可是他不可以停下,也不能停下。他忽然意识到他还有太多太多丢不下的东西,可惜已经来不及。负气敲击桌角的结果是旧伤裂开,血顺着手腕流下来。
他突然有个奇怪的联想,他想,我的手腕看起来像在哭呢。

-12-
………………

-13-
他又想不出该写什么了。只是时针转动的声音让他感到空虚慌张。
还有半小时。

-14-
west。假如我哪一天去了很远的地方,那一定是去帮你买世界上最好吃的速冻香肠和土豆泥了哦。但是,说不定真的是很远、很远的地方。……所以,答应我,不要忘记我,在我出门的时候,不要忘记我。
我永远是你的哥哥不是吗,所以等着我回来。

-15-
视线开始摇摆模糊。
还有十五分钟,身上的伤口钻心的疼。

-16-
west……哈哈
我今天果然也是像小鸟……一样帅气。

-17-
全世界的人们都在倒计时。
铁门嘎吱嘎吱作响的声音让他的意识稍微清晰了一些。
“伊万·布拉金斯基你这个大混蛋,哈哈哈……哈哈…你就要得逞了,本大爷马上就要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用尽全身的气力拽住眼前这个模糊不清的人影脖子上那条长的碍眼的围巾,笑的像疯了一样。
“哈,哈哈……”他停不下的断断续续的从喉咙里发出音节,深红的眼瞳焦距缩小再无力地放大,“但是本大爷终究还是要拜托你一件事,”他脸上的表情洋溢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兴奋,“把这个给路维希,听见了没,把这个给他!”
5——
4——
“然后告诉他,”
3——
2——
“永远不要忘——”
1——
——0。
欢腾的人潮竞相疯狂地翻越过柏林墙。


18.
伊万的眼前只剩下一枚布满划痕的铁十字和那皱得不成样的纸团。
他抬起手擦掉眼角的泪水。
“我为你的离去而感到悲伤。相信我,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伊万先生……我们该走了。”托里斯·罗利纳提斯抱着文件低声提醒。
“是啊,对了,”伊万的声音里的确蕴含着浓浓的忧伤,“把这张没用的废纸烧了。”

-19-
1990年 10月3日凌晨。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文★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1) 

Next |  Back

comments

又跑来被虐一次……QAQ

sagi:2009/08/09(日) 12:45 | URL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